「不敢說真話是個人的恥辱,不能說真話是時代的恥辱。這使我想起托馬斯·潘恩曾說的一句話:一個人已經墮落到了宣揚他所不信奉的東西,那麼,他已做好了幹一切壞事的準備。」茅于軾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