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

「我時常感到國人今日頗有一種凡事都要往『深處』鑽、議論總要談『本質』的傾向……明明在點評志願者的救災行動,卻不滿足於民間集體動員的邏輯,硬是要扯到中西文化差異的『高度』,然後再結穴於華夏文化的『基因』『本質』。」梁文道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燈為什麼熄了呢?我用斗篷遮住它怕它被風吹滅,因此燈熄了。花為什麼謝了呢?我的熱戀的愛把它緊壓在我的心上,因此花謝了。泉為什麼乾了呢?我蓋起一道堤把它攔起給我使用,因此泉干了。琴弦為什麼斷了呢?我強彈一個它力不能勝的音節,因此琴弦斷了。」泰戈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