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

「中國人總是習慣性地把日本當年犯下的罪行狹隘地理解成兩個民族之間的仇恨……如果今天認錯認得實在很徹底的德國出了一個政客去希特勒靈前致意,或者有一本教科書將種族滅絕說成是人類純化,大家又會怎麼樣呢?恐怕不只各國傳媒將嚴辭聲討,德國政府和一般百姓也會義憤填膺,暴跳如雷吧。」梁文道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燈為什麼熄了呢?我用斗篷遮住它怕它被風吹滅,因此燈熄了。花為什麼謝了呢?我的熱戀的愛把它緊壓在我的心上,因此花謝了。泉為什麼乾了呢?我蓋起一道堤把它攔起給我使用,因此泉干了。琴弦為什麼斷了呢?我強彈一個它力不能勝的音節,因此琴弦斷了。」泰戈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