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

「阿Q的故事比《伊索寓言》……那只吃不到葡萄的狐狸只不過是說那葡萄是酸的,但可沒說甜是不好的酸的才妙。然而阿Q卻翻轉了正常的價值,打不過人就轉而誇贊自己是世上『第一個能夠自輕自賤的人』。狐狸頂多是貶損自己得不到的東西,而阿Q則干脆把自己的可憐可悲轉換成神聖光榮。」梁文道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燈為什麼熄了呢?我用斗篷遮住它怕它被風吹滅,因此燈熄了。花為什麼謝了呢?我的熱戀的愛把它緊壓在我的心上,因此花謝了。泉為什麼乾了呢?我蓋起一道堤把它攔起給我使用,因此泉干了。琴弦為什麼斷了呢?我強彈一個它力不能勝的音節,因此琴弦斷了。」泰戈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