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昨夕因得須磨(日本地名,康有為住此地)書,煩躁異常,又見國事不可收拾,種種可憤可恨之事,日接於耳目,腸如涫湯,不能自制……幾欲東渡月余,謝絕一切,以自蘇息也,大抵居此五濁惡世,惟有雍樂之家庭,庶少得退步耳。吾實厭此社會,吾常念居東之樂也。」梁啟超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