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

「我還想起許多同行前輩的教誨,評論時政要『該叫好的叫好,該批評的批評;政府做得不好,固然要批評;政府做得對,就應不吝稱贊』。我了解言者諄諄的苦心,也明白客觀中肯的重要。然而,我還是沒辦法去贊美什麼,不是我尖刻,也不是官府從來都錯;而是因為這句勸告實在不適用於擁權者身上」梁文道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燈為什麼熄了呢?我用斗篷遮住它怕它被風吹滅,因此燈熄了。花為什麼謝了呢?我的熱戀的愛把它緊壓在我的心上,因此花謝了。泉為什麼乾了呢?我蓋起一道堤把它攔起給我使用,因此泉干了。琴弦為什麼斷了呢?我強彈一個它力不能勝的音節,因此琴弦斷了。」泰戈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