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國藩

「人處財,一分定要十釐,便是刻。與人一事一語,定要相報,便是刻。治罪應十杖,定一杖不饒,便是刻。處親屬,道理上定要論曲直,便是刻。刻者,不留有余之謂,過此則惡矣。或問親屬如何不論曲直?曰:『若論曲直,便與路人等耳。』」曾國藩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