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

「很多學者形容純粹的惡行是史無前例的『極端之惡』…而漢娜·阿倫特獨到之處,就是指出即使邪惡如納粹,到底也是個再地上行走的機器,是個人類零件組成的組織和機構。而人之所以會附和它甚至加入它,只是因為受到誘惑,只是不想與他人不同,只是想做個乖乖聽話的『好人』,此乃『平凡之惡』」梁文道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