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

「對我最初的提醒了滿漢的界限的不是書,是辮子;是砍了我們古人的許多的頭,這才種定了的;到我們有知識的時候,大家早忘了血史。」魯迅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