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聽見回聲,來自山谷和心間,以寂寞的鐮刀收割空曠的靈魂,不斷地重復決絕,又重復幸福,終有綠洲搖曳在沙漠。我相信自己,生來如同璀璨的夏日之花,不凋不敗,妖治如火,承受心跳的負荷和呼吸的累贅,樂此不疲。」泰戈爾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