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在我頭腦裡流過,或快或慢地,我不使任何東西留下來,我讓它們自然地逝去。很多情況下,由於缺少藉以依附的詞句,我的思想始終是模模糊糊的,它們匯成一些含混的但很有趣的形體,互相貪婪地吞噬著,馬上我就把它們忘了。《噁心》」沙特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