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聽見回聲,來自山谷和心間,以寂寞的鐮刀收割空曠的靈魂,不斷地重復決絕,又重復幸福,終有綠洲搖曳在沙漠。我相信自己,生來如同璀璨的夏日之花,不凋不敗,妖治如火,承受心跳的負荷和呼吸的累贅,樂此不疲。」泰戈爾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燈為什麼熄了呢?我用斗篷遮住它怕它被風吹滅,因此燈熄了。花為什麼謝了呢?我的熱戀的愛把它緊壓在我的心上,因此花謝了。泉為什麼乾了呢?我蓋起一道堤把它攔起給我使用,因此泉干了。琴弦為什麼斷了呢?我強彈一個它力不能勝的音節,因此琴弦斷了。」泰戈爾